您的位置:中国平安网 >> 平安播报
案例探讨:购车尚未付款 试驾过程中驾车逃离如何定性
2014年05月09日 15:42:38 来源: 中国平安网
【字号 】 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 
【Email推荐:

    【案情】

    2014年1月26日上午10时许,甲、乙二人一起到县城的大众4S店,甲、乙二人自称买车,要求试驾。甲一个人第一次开出100余米后返回了“4S店”内,乙在“4S店”内等候,甲又谎称欲试刹车,要求再次试驾,当时,店内的销售者信以为真,就答应了甲的要求,这时,乙说:我们没有带现金,我去银行取钱,而后离开现场。而甲在“4S店”外驾车驶出500余米后,竟未返还,扬长而去。店内销售者在门口久等不见甲、乙二人归来,随即报案。后经物价鉴定,所试驾车价值为86000元。该案甲、乙二人行为应如何定性?

    【分歧意见】

    第一种意见认为:甲、乙向“4S店”内销售者谎称购车,将他人之财物占为己有,构成诈骗共犯。

    第二种意见认为:甲、乙趁“4S店”内销售者不备,公然夺取汽车并占为己有,构成抢夺共犯。

    第三种意见认为:甲、乙以窃取手段非法占有他人之物,构成盗窃共犯。

    【评析】

    笔者同意第三种意见。理由如下:

    盗窃、抢夺及诈骗三个概念的主观构成要件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但实施犯罪的手段不同:盗窃是以秘密窃取手段占有他人财物,抢夺是趁人不备公然夺取他人财物,而诈骗是以虚构事实、隐瞒真相的方法占有他人财物。很明显,对于被害人而言,盗窃和抢夺都是行为人亲自而为之的“他损行为”,而诈骗则是被害人处分自己财产的“自损行为”。

    结合案例,4S店销售人员在轻信甲乙二人的谎言后,将车交予甲试驾,表面上看似其是在基于错误认识的基础上将财物交予他人的“自损行为”,符合诈骗罪的特点,但销售人员主观上并不存在将车的“所有权”完全交予对方的意思表示,其仅是让对方试驾,并没有处分该车,因此,这并不符合诈骗罪“行为人虚构事实、隐瞒真相--被害人相信--被害人处分财物”的行为模式,笔者认为第一种观点欠妥。该观点认为,对行为人进行有罪评价时,应当从行为人的角度出发,而不是从被害人角度出发,即本案中的甲乙是主观上主要是“骗”而不是“窃”,不能因为被害人没有将物之所有权交出而否定行为人“骗”的主观动机。笔者认为,对行为人进行有罪评价时,不能单纯站在行为人角度考虑,因为刑法所保护的必须是一定主体的法益,如国家、集体或个人,如果忽略主体机械的对行为人进行评价,将使罪行法定原则片面化,不利于惩罚犯罪。

    甲乙二人的行为是否构成抢夺罪,笔者同样持否定态度。从案例中可以看出,甲乙二人的行为虽具有公然性,但抢夺罪要求的是公然夺取的行为,且该行为导致了被害人与财物的分离,即被害人是紧密占有物的,行为人的夺取行为破坏了被害人的紧密占有,从而行为人自己占有财物,同时,“公然夺取”行为须对物具有一定暴力性。本案中,甲、乙向“4S店”谎称买车,趁试车之机将他人之物占为己有,在整个过程中,甲乙二人没有以暴力行为针对汽车,销售人员也没有紧密占有汽车,甲乙是通过虚构事实的方式,使销售人员放松警惕,二人通过“非夺取”的平和方式占有汽车。

    通过案例及以上分析可以看出,盗窃罪与诈骗罪是较为容易混淆的,在理论界和司法界也存在较大争议。至于抢夺罪,只要行为人符合“公然夺取+破坏人对物的紧密占有+占有财物”的行为模式,即可认定该罪。而盗窃罪与诈骗罪最主要的区别是,行为人在非法占有财物时起到关键作用的手段是什么,即行为人赖以占有财物的最直接方式。显然,前者是窃取行为,后者是欺骗手段。刑法中规定的诈骗罪是行为人采取欺骗手段使被害人得以相信,从而主动将财物所有权完全给予行为人,如果仅是短暂的占有或是借用,不能构成诈骗罪。如本案例中,行为人占有财物时所依赖的并非欺骗手段,而是通过虚构事实的方式为后续的盗窃行为做铺垫,且被害人并没有基于对方的谎言而交出汽车所有权,其只是让对方试驾,而行为人对汽车所有权的占有,完全是基于甲乙二人的窃取行为。无论甲虚构去试驾,还是乙虚构去取钱,透过现象看本质,再花俏的谎言都掩盖不住二人窃取汽车的事实,因此,甲乙二人构成盗窃罪,而非他罪。

    有观点认为,盗窃必须是行为人采取秘密窃取手段,甲乙二人不符合盗窃罪的特征。关于盗窃是否必须采取秘密窃取手段,目前争议较大,笔者持否定态度。如曹某在五楼阳台晾晒衣服,不小心将衣服内的钱包甩至楼下,其让儿子小曹在楼上“看着”钱包,自己下去拿。此时,冯某路过此地正欲捡起钱包,小曹在楼上大声喝止,冯某听到后置之不理,捡起钱包后迅速逃离。该案中冯某的行为构成何罪?首先,冯某是否为抢劫?抢劫罪要求行为人采取暴力、胁迫或者其他手段使被害人不能反抗、不知反抗,该案中,冯某并未采取暴力或其他足以“制服”被害人的方式,而且,小曹的“不能反抗”并非冯某的行为所致,因此,对冯某不能认定抢劫罪。其次,是否构成抢夺,抢夺要求行为人对财物直接实施暴力进行公然夺取,如上所述,冯某并无此行为,因此,冯某亦不构成抢夺罪。最后,笔者认为,冯某的行为构成盗窃罪。我国刑法第264条并未规定盗窃罪必须采取秘密窃取手段,而最高院的司法解释规定“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秘密窃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多次盗窃公私财物的行为构成盗窃罪。”该解释只是规定秘密窃取是构成盗窃罪的要件,而非唯一要件件,解释并没有排除其他窃取方式。同时,在汉语语境中,“窃”带有私密性、隐蔽性,一般人理解盗窃即为秘密窃取,但从法言角度考虑,当然要对“窃”字做扩大解释,否则,该案中冯某这种侵财行为,不符合任何罪名的犯罪构成,有违情理,法理难容。因此,笔者认为,盗窃不能只限定于秘密窃取的行为方式,冯某的行为完全符合盗窃罪的构成要件。(刘磊 刘勇合)

 图片图表:
上海火车站加强警力部署 特警持枪巡逻
上海火车站加强警力部署 特警持枪巡逻
上海举行追悼会送别90后救火英雄
上海举行追悼会送别90后救火英雄
新疆和田328名新警进行实战演练
新疆和田328名新警进行实战演练
广东高州塌桥事故4名人员被警方控制
广东高州塌桥事故4名人员被警方控制
广东高州在建石拱桥崩塌事故死亡人数上升至11人
广东高州在建石拱桥崩塌事故死亡人数上升至11人
“五一”小长假 不文明现象频现景区
“五一”小长假 不文明现象频现景区
北京站进行安全演习 警力一刻钟集结
北京站进行安全演习 警力一刻钟集结
合肥举行反恐实战演习 特战队员制服劫持人质“歹徒”
合肥举行反恐实战演习 特战队员制服劫持人质“歹徒”
 栏目推荐:
中央政法委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国家安全部 司法部
 
(责任编辑: 柴小庆 )